•  考慮到足同和inception放一起太混亂,痛定思痛下,我決定另開一博放inception的文,並已完成「遷居」(不論是文還是大家的留言)。所以,追inception的看倌們請更新blog link,謝謝!

     

    至於放這裡的Inception文,將於明天正午前全數刪去。

     

    Inception文板請由此入:


    Sing me a Lullaby
     

  • 在這兒,基本上所有文版和圖都是不加密的。

    但為免影響大家心智,R級以上、或是雷文我都會加密。

    至於加密文的PSW, 就是阿金的名字~(zxxxxx)

    ENJOY!

  • 燈神大放送之(一):給阿豬寫的 = =

    這回是阿金 X 梅西

    咦, 慢著, 他好像沒有參加競猜的哦! 囧囧囧

    不要緊,上回票選也有人求金梅的,算這篇好了。(汗)

  • 有次看到餅仔貼的東西,萌到了,故作是篇。餅仔貼的如下:

    "我必须先去找罗宾,这是赛后第一件事,取代了庆祝…我会一直在他身边,我真的为他难过,因为他对胜利也当之无愧,他叫我去享受这一时刻,但是我真的希望他也有自己的时刻,他同样赢得世界杯。"

  • 本來想給小白寫個生日文,可是太久沒寫東西,廢了,只好拿些存貨出來充充。

    小白26歲生日快樂,祝你身體健康,還有快快回賽場上。

  • 【公告】

    這是一個票選, 大家可以選出自己想看的CP. (每人最多投三票)

    投票限期為一周.

    一周後, 我會為得票最多的CP寫一篇文~

    (*注: 若投其他, 請給我留言並注明CP)

     

  • 潛龍勿用.何謂也.子曰.龍德而隱者也.不易乎世.不成乎名.遯世無悶.不見是而無悶.樂則行之.憂則違之.確乎其不可拔.潛龍也.

    《易‧乾卦‧初九》

  • 又是儲RP的時候了。

    這次沒注明是阿金跟誰,但我想大家都能看出來了......

    所以歡迎競猜, 但猜中沒有禮物~

  • 是日掰了個" 阿金含冤莫白記" , 笑趴良久, 故作是詞。

  • 這天,Xavi如常於八時三十分抵達警局,當他按下升降機按鈕時,商業罪案調查科的主管D. V. 風神俊朗的快步走來。

     

    「早哦,Xavi.

    「早。」

    「上回那個姦殺妓女的案件結束了吧?

    「是的,多虧Andres那麼快就完成驗屍工作,幫了我們很大忙。」

    「別謙了,你們的調查工作也很有效率呢。」

    「你不知道重案組的傢伙都在要求休假和公費旅遊呢,怨聲載道哦……

     

    ......

     

     

  • 新坑,長篇,處境式故事,Loads of cracks,慎入。

    Chara: Pep Guardiola, Victor Valdes, Adrian Mutu, Manel Estiarte, Zlatan Ibrahimovic, Lionel Messi, Andrade Maxwell, Xavi Hernandez, Carles Puyol, Andres Iniesta, Dani Alves, Gerard Pique, Bojan Krkic, David Villa, David Silva (More to come, maybe)

  • 「最近在煩什麼呢? 進球的事?」馬克斯維爾看了看正在開車的人。

    「不,我在想等下吃海鮮好,還是吃烤牛肉好。」伊布摸摸自己的鼻樑一本正經的道,一秒過後,又像瘋子般笑了起來。

    「我在想……」馬克斯維爾無奈的道:「Pep問你的時候,你是不是也這樣答他?

    「是的,所以他請我吃午飯去了。」

     

    車廂內爆出一陣笑聲。

     

    ......


  • 這是給大佬寫的生日文。

    生日快樂哦! 大佬! 要繼續將控球率維持70%以上哦!

    真的,沒想到明天大佬就30歲了(一直沒覺得他有老過),不知道奔三的面癱哥有何感想呢?

    Anyway, 希望大佬可以一直保持狀態,繼續跟小白出任BARCA的中場指揮官哦!

  • 說起拜月亭,大家都只知道蔣世隆和王瑞蘭的故事,卻不知道真有一個拜月亭,就在城外東郊三里的小江旁邊。這夜,齊沃和穆圖就相約在亭中鬥酒。為什麼好端端的就鬥酒了呢? 原來齊沃這位相臉先生,有次在酒館跟人鬥酒,喝了三十多碗白酒尚能面不改容,成了一時佳話。所謂一傳十,十傳百,大家說著說著,這事兒就傳到穆圖耳中了。話說這個穆圖,原是新來鎮上的流氓,此人武藝不俗,又有點小聰明,便常仗劍而行,在城中作威作福,無人不忌他三分。為怕惹來拳腳相待,大家便又尊稱他為穆爺,又因其相貌風度俱不俗,也有人稱之為穆郎。

     

    言歸正傳,話說這流氓,也是千杯不醉的,聞得鎮上那個青白臉皮的相士竟也是能喝之人,便與他相約,要在拜月亭跟他對飲,看看誰先醉倒。齊沃素來不喜此人欺壓百姓,便跟他有了約定。如果穆圖輸了,便需立刻離開;如果齊沃輸了,就按穆圖說的辦。只是穆圖當下沒有說出條件,說要待勝了再說。齊沃也不得要領。於是呢,這人果真在九月十五那天,相約在拜月亭鬥酒了。不知不覺間,二人便各喝了三十大碗……

  • 看倌的眼睛都是雪亮的。

  • 對於伊布加盟巴塞一事,皮克一直感到高興。這種高興,並不是因為什麼球隊戰術層面更廣呀、創造力更強呀、整體實力得到提升呀…… 要知道,球是用來踢的,不是用來想的。皮克是皮克,不是Pep、不是Xavi更不是釋迦牟尼、所以皮克不需要將寶貴的時間和死去不能復生的腦細胞,花在思考那些「玄之又玄」的足球戰術去。

     

    那麼,為何皮克會為伊布到來感到高興呢? 原因有兩個。

    一,終於不用低下頭跟人說話了!

    二,伊布看來是自己同類──好玩的瘋子。

     

    .........